中国不会支持克里米亚公投独立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日期】2014-03-10  【点击量】879次

克里米亚局势性质正在一步一步发生质的变化。据俄塔社3月6日报道,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6日通过决议,决定克里米亚以联邦主体的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并将关于该共和国地位的全民公决从本月30日提前到16日举行。如果把此前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增兵行为理解为一种施压手段,那么克里米亚议会全面公决行为则可能把事态推向对决的状态。冷战后维持二十余年的东西方关系有可能再次陷入“新冷战”。

什么导致克里米亚局势再次紧张?

1、俄罗斯的增兵行为效果并不理想。3月6日,在罗马举行的美俄外长会议上并没有达成共识,只是宣称对话是解决危机的最好方式。首先,俄罗斯的立场实际上与西方还存在着较大差距,短期内达成妥协的可能性较难。俄罗斯希望乌克兰恢复到2月22日前的状态,不承认乌克兰新政权的合法性。西方在这个问题不可能答应俄罗斯的要求。在亚努科维奇离开基辅之后,欧盟国家和美国已经相继承认了新政权的合法性,并且承诺帮助新政府克服危机。由于俄罗斯暂时不打算与新政权就未来局势进行对话,使得与谁对话的问题成为解决危机的一个门槛。其次,各种迹象显示新政府已经逐步稳定了经济局势。近日,美国和欧盟宣布向新政府提供了紧急财政援助,并且会推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贷款协议。除了克里米亚地区以外,基辅政府基本上已经恢复到东部地区州的局势。

因此,我们才看到了克里米亚局势的进一步紧张。因此未来局势俄罗斯的这种举动必将招致美国和欧盟国家的一些反应,这是普京想要看到的,这步棋实际上就是在迫使西方作出回应。俄罗斯的增兵可能会向基辅新政权施以直接作用,新政权成立以来并没有获得俄罗斯的承认,因为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利益没有得到保证。现在需要欧盟和美国找到一个合适的妥协方案,来满足俄罗斯的利益诉求。对于俄罗斯目前在克里米亚的军事活动,应该定义为增兵,谈不到动武。

2、各方收益差别迥异导致的对话困难。虽然美俄都不希望乌克兰走向分裂,认为一个完整的、中立的乌克兰符合各方最大利益,但由于立场差距太大,达成协议的成本必将极高。这里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克里米亚从乌克兰分裂出去,谁的损失最大?这里损失最大一定是乌克兰国家利益,其次受损的是俄罗斯利益,而损失最小的可能是欧盟和美国。俄罗斯不仅对克里米亚抱有特殊的民族感情,而且将对整个乌克兰民族和国家视为其特殊的兄弟国家和西部地缘安全的屏障。如果俄罗斯仅仅得到克里米亚,那么他失去的是整个乌克兰民族。美国和欧盟则有可能成为乌克兰分裂的大赢家。冷战结束后,俄罗斯在原苏联地区一直处于较为强势的影响力,而美国和欧盟无法获得稳固的主导权。克里米亚半岛对于俄罗斯是一个重要的出海口,但是整个乌克兰的安全影响也许更大。一个被分裂的乌克兰将完全倒向西方,加入欧盟也许很漫长,但是北约会很快推进到俄罗斯南部。西方集体在获得了绝对优势之后,是否愿意为了乌克兰利益而把已装进兜里的肉重新拿出来与俄罗斯分享呢?问题的关键不取决乌克兰的意愿,而是取决于俄罗斯是否有足够的筹码。

3、俄罗斯没有太多的回旋余地。普京已经打出了克里米亚半岛问题和天然气涨价这两张牌,希望迫使西方妥协。在我看来,俄罗斯的军事和经济牌未必会动摇美国和欧盟的信心。首先,一直以来俄罗斯军队就控制着克里米亚半岛,乌克兰政府和军队对自治共和国的影响力有限。为一个已经装在俄罗斯兜里的东西再贴上一个合法的标签实际上是多次一举。其次,天然气涨价不可能影响西方和新政府的信心。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乌克兰逐年缩减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数量,2013年的进口数量仅有230亿立方米。俄罗斯天然气涨价只能在短期内造成资本市场的压力,长期看影响有限。美国国内的石油开采和页岩气开发已经改变了国际能源供需平衡,国际市场完全可以填补乌克兰进口需求。乌克兰因此将进一步缩减进口量,俄罗斯对乌克兰经济的影响也进一步下降。

克里米亚分裂的可能影响

当乌克兰国内政权更迭演化为克里米亚独立运动,就标志着乌克兰事态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假设克里米亚全民公决独立的话,必将对冷战后的东西方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1、冷战的大国关系将出现新低点。美国《外交政策》3月1日刊文称,克里米亚地区的局部危机事实上已成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战争。普京正在冲动行事,全面战争或将爆发。其实,美国《外交政策》宣称的新冷战有些微言耸听,过分地夸大了乌克兰危机对全球政治的影响。即便发生克里米亚独立事件,爆发俄罗斯与西方的全面战争的可能性也不存在。俄罗斯和美国都拥有毁灭地球的核武器,双方不可能因为乌克兰危机或者克里米亚独立而失去理智。此外,产生新冷战的可能性并不大。美俄在局部地区的分歧不会扩散全球事务中去。今天的俄罗斯已经不具备与西方全面冷战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俄罗斯经济离不开美国和欧盟,能源出口一旦中断必将在俄罗斯引发全面危机。欧盟和美国同样也不可能因为克里米亚问题,而采取全面制裁俄罗斯的举措。特别是欧盟国家更不意愿为了乌克兰而与俄罗斯全面交恶。欧盟和美国最有可能做的大概是批评的外交姿态,用以安慰乌克兰和原苏联国家的紧张情绪。

2、中国支持俄罗斯参与到乌克兰危机解决进程。

欧盟需要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想单方面改变地缘政治环境,特别是乌克兰的地缘政治环境,可能要承担很高的成本。目前在欧盟成员国中,真正在乌克兰事态中发挥主导作用的是德国、波兰、捷克、法国等国家,但由于欧盟在外交上缺乏行动力和执行力,所以在乌克兰局势激化以后,美国仍是关键的主导者。

2月21日和解协议签署伊始,事态发展就急转直下。议会在2月22日突然弹劾亚努科维奇,亲西方政党完全控制了国家。这种完全把俄罗斯排除在外局势安排对生活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利益是一种忽视,也引发俄罗斯的巨大担忧。亚努科维奇的突然离开导致代表东部地区选民利益的“地区党”分崩离析,谁来保障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利益成为了一种悬念。增兵行为就是在打“心理战”,试图迫使西方同意在乌克兰恢复东西方均势状态,回到多边对话协商的机制中来。

首先,中国赞同多边协商共赢的危机解决机制。无论西方是主动推动还是被动介入乌克兰国内政治危机,实际上已经造成了地区局势失衡和紧张。在乌克兰生活数量庞大的俄罗斯族裔居民,这要求俄罗斯必须关注乌克兰国内政治进程,也有必要参与其中。不一定非要等到美国所说的人道主义危机和种族矛盾爆发才去介入。正是基于这种居民的担心,中国理解俄罗斯的关切。3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中方既坚持一贯的原则立场,也根据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是非曲直来做出决策。当前形势下,中方希望有关各方的关切都应予以认真考虑,乌克兰境内各民族的合法权益都应予以尊重和照顾。中方支持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妥善解决乌克兰危机。3月6日,习近平主席在与普京总统通话中也指出乌克兰局势发展到今天,偶然中有必然。相信俄方能同各方协调,推动问题得到政治解决,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中方支持国际社会有利于缓和局势的建议和斡旋努力。

其次,赞同普京关于尊重乌克兰领土完整的主张。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半岛军事基地的军事调动曾经引发基辅新政权和西方国家的强烈不安,它们担心俄罗斯采取极端手段干预乌克兰国内局势。但是普京在3月4日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俄罗斯无意分裂乌克兰。普京说,俄国没有要与乌克兰人民开战的想法,乌克兰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朋友,乌克兰的局势正在稳定下来。中国不仅与俄罗斯建立了“面向21世纪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而且还在2011年与乌克兰签署了《中乌关于建立和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在该协议中双方表示,“在涉及国家主权、统一、领土完整的问题上将相互坚定支持,这是中乌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普京的发言实际上也打消了中国对乌克兰危机的某种担忧。

第三,一旦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公投独立,那么事件的性质就会发生改变。众所周知,中国反对以暴力的形式更迭政权,同时中国自身也面临着分裂主义的问题。因此,如果克里米亚半岛通过公投方式宣布独立,中国可能不会予以承认和支持。虽然中俄是战略伙伴,但是中国与乌克兰也是战略伙伴,所以俄罗斯不能指望中国在克里米亚公投独立事件上给予支持。与此同时,由于美俄在乌克兰问题上存在一些沟通障碍,特别是俄罗斯在经历了苏联解体以后综合国力下降,美国在某些地区问题上有忽略和轻视俄罗斯的倾向,以至于俄罗斯采取了这种极端做法,迫使美国坐下来与其谈判。如果俄美之间能够妥协的话,乌克兰有可能会避免分裂,危机也能够得以解决。俄罗斯之所以做了这么多就是希望西方能够执行2月21日所签署的路线图和危机解决协议,现在关键就是看西方愿不愿意退,能在多大程度上往后退。俄罗斯既不想独占乌克兰,但是也不能接受西方完全把乌克兰拿走这样一个事实,维持原状对俄罗斯来说是最好的结局。